Anne

【黄】(二)

算了 就这样吧 我放弃

来日 不必方长了

过往一点都不重要了 
再也回不到从前
自从那一刻起 我的幼稚 你对我的隐瞒 从此 拉得好远

再见到你 我什么都想不到了 只有你的模样在我的眼前 




林沫记不得了 所有 关于她的一切

林沫对她笑了  你好 

石水看着她 不知道说什么

我们是好朋友吗 听到我妈妈这么对我说 

是啊

对不起 把你忘了

可是为什么我偏偏把你忘了呢

林沫垂下头  笑了

丢失了记忆 为什么呢 
林沫抬头看着石水  这个孩子 在皱着眉头
林沫起身  抱住她
对不起 你看起来不太好 如果是因为我 对不起

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我好饿



她变了
石水看着林沫 觉得哪里发生了变化 却不知道知道哪里变了 林沫还是林沫 只是忘了她
这个面很好吃 你也吃啊
是了 这单纯的客气

                                                    未完待续



【黄】(一)

写不出来任何文字 在水说了那句话以后 慢慢的 林沫觉得 心脏那里传来真实的痛感

她们不可能是那种关系

早上五点 林沫醒了 哭了 不敢再往下想 也本能地不去想

立秋了  夏天过去了

你在做什么
玩手机

我在想你

秋天是冷的

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我不走
我也

做我的女朋友 可以吗
可以 …… 做你的闺蜜

我还会 那么对你 对你好 不离开你

我最怕的 是你不想和我一起

我可以笑出来吗   下次见到你的时候  我希望我可以配合你 
 

                                                                     未完待续











感动了以后 剩下了你的余温以及我紧紧握住的力量  你在我的心尖上 永远保护好 不让他人沾染

站着看了三个小时的breaking 他们超棒的 看他们跳能感觉到开心 hiphop的女生真的少啊 不过超酷的!

荷兰22岁生日快乐呀!!!
荷兰就是那种超甜超阳光的男孩!!!
第一次画贺图 超激动 !!!(可是能力有限 现在只能画成这样 以后加油呀!!!

(画完以后发现超不像的orz

【Newtmas】公车男孩(HE|无差|小短篇)

自始至终不知如何搭讪

aoiselina:

Thomas视角。灵感源自现实。


由于灵魂伴侣梗设定五花八门,此文设定为【见面时才知晓彼此是灵魂伴侣】


赶飞机前一天的更新,十指码字稳健如飞(x)




BGM:<Feeling Good> - Adam Lambert版本 


 


++


 


你是否相信「一见钟情」?


 


在遇到“公车上的金发男孩”前,Thomas对此嗤之以鼻。


即便作为经典案例且经久不衰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也不过是看上对方的颜加之青少年躁动不安的情绪,导致接下来一串狗血剧情。都是过剩荷尔蒙惹得祸。


 


Thomas更无法理解——在听闻许多靠寻找灵魂伴侣的真实事迹后——他们大多都是靠一见钟情定下终生,哪怕伴侣与心目中的理想型相去甚远,却依然无可抑制地被吸引,那是一种出乎意料的怦然心动。Thomas认为这样挺不靠谱。


 


而Thomas的母亲与继父是个极好的例子,尽管他们时常甜蜜地抱怨在相遇前从未预料自己会与对方这种类型结婚成家,但还是会念叨若能早一点在对的时间相遇就好了。


每当这时,Thomas会受不了地翻一个白眼,不满地嘟哝着如果他们提早相遇就不会有他的存在了。也许他是个错误。


 


Thomas的母亲表示,即便是错误,也是个美丽的错。


然后她便笑着说他太晚熟。 后者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他并非没有喜欢的对象,事实上他对青梅竹马Teresa的追求持之以恒——直到高中毕业舞会上鼓起勇气告白惨遭拒绝。当时正播放的背景乐是那首叫人心碎的《FRIENDS》,Thomas的心凉了一整个暑假。他不明白Teresa为何不是自己的灵魂伴侣……只因他对她日久生情而非一见倾心?但他甚至能轻而易举地想象着他们相爱的画面,它们如此生动明晰。




Thomas自以为他再也没有勇气喜欢上别人,给自己贴上“注定单身一辈子”的标签。可惜社会缺乏对单身汉的关怀,学校甚至只有“叫你如何更快寻找灵魂伴侣”主题讲座而不是给单身一族送温暖。 




……  




你认为一见钟情成变为终生厮守的概率为——?




Thomas对第二个问题更抱有一种悲观态度。客观地思考,他怀疑一生只忠于一人有所违背天性。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更令人沮丧的想法——并非所有的一见钟情都能开花结果,比如单方面地暗恋。 


 


那么,是时候说说这位困扰Thomas快一个学期的“公车上的金发男孩”的故事了。


 


Thomas的微积分课在周一和周三下午三点半结束,正好是个叫人昏昏越睡的金黄色的秋末午后,每每上完课都令他有种脑浆被抽空的乏累晕厥感。他几乎瘫倒在公车的最后一排的角落,失神地望向窗外,然后阖上眼舒适地打着盹,不太强烈的光线在眼皮上坐着巴士的行驶而跃动。


 


这样的状况自开学持续三周,直到某一日,Thomas难得提早交了作业而不是拖到最后一刻(这完全看理科天才Minho完成作业并和他对答案的速度),赶上比以往早一班的公车。


他低头刷了卡,准备走到后排属于他的固定座位,抬头时正巧望见那个坐在中间一排靠窗、捧着咖啡杯的金发男孩。


 


他很明显地听到“扑通”一声,还疑惑地四下张望试图寻找声音来源,紧接着又是“扑通扑通”响个不停,他才诧异地发觉声源来自左胸膛。


 


「WTF??」


 


他看了看金发男孩,胸口的反应令他惊慌,仿若电光火石间被丘比特的金箭正中红心。


不知名的思绪如潮水般涌入脑中一发不可收拾。直到行驶的公车让Thomas一个不稳猛然抓住把手,瞬间将他从沉思中抽离。


 


「刚才怎么回事!?」


 


他急于安抚心神,慌乱中选择了横向且没法身体侧着靠的糟糕座位。


他有些多愁善感地轻叹一声,然后停下来短暂地注视着前排男孩的后脑勺——Thomas只能看到一头不算利落甚至凌乱的铁金色碎发,和细长的颈脖,在阳光的勾勒下他整个人都散发着圣洁的光(噢不,Thomas被自己这陈词滥调的比喻肉麻到了,反正他又不是文学生)。


 


“扑通扑通——”


 


「又来!」


 


他不敢再去看那金发男孩,不,他甚至都没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就被一种莫名的情绪控制了。


也许与那男孩无关,是他年纪轻轻心脏出了毛病。


又或许是大脑凭空产生的奇怪化学反应而导致他的反常,就像恶毒的新型病毒入侵哪怕最精密的电子设备,不仅使它瘫痪,也能指示它作出不可理喻的行为。


 


他不敢多想,也不敢打开谷歌搜索。在公车停站的间隙,他跑到最后一排藏匿自己,这才能够安心闭目养神。


 


……


 


然而Thomas完全没有预料到那一眼带来的威力。


连续几周,他像中了魔法似的,开始提早交每周的微积分作业,一下课连和Minho招呼都不打一下就拎起书包开溜(Minho也只能发短信和中 指图标控诉他)。


 


当然,Thomas不认为这是种黑魔法——在奔向公车站的途中他怀揣着忐忑的心情,若在车厢内瞄到那金发男孩,他必然会无意识地在心中欢呼雀跃,然后满怀期待和乐观地走向……他所心仪的最后一排。


 


「他会和我上同一节课吗?」


「他看起来有点像文学院的。」


「难道他要听一路的音乐?」


瞌睡虫全溜了,他一路都在思考这些或许永远得不到答案的问题。


 


「我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Thomas腹诽自己行为怪异,就像个有了暗恋对象却不敢接近的初中生。


 


他最终忍不住打开谷歌搜索关键词,拉到网页下方看到「灵魂伴侣」这个字眼。


他不惊讶,却无法对号入座——灵魂伴侣如地心引力般相互紧密吸引,绝非单箭头。


 


而他甚至说不上自己喜欢对方哪点……几次用余光小心翼翼的打量使他对男孩的容貌印象更为清晰,他有种文静疏离的气质。更何况Thomas长久以来都认为自己是异性恋……尽管、尽管灵魂伴侣真的无关性别和种族——这也是它的美妙特殊之处。


 


很快,Thomas有了另一重大发现——金发男孩竟与他在统一站下车、转乘同一班公车,虽然这次Thomas比他早下站,但距离终点站这样近,令他怀疑他们是邻居的可能性。


 


有时他们甚至肩并肩排队等车,这让天不怕地不怕的Thomas怂了,强忍着按住胸口狂跳的心脏的冲动。他发觉对方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身材瘦削,比他还要高两三公分。


所幸金发男孩至始至终戴着银灰色头戴式耳机,至始至终没注意到浑身僵硬的Thomas。


 


某日正好在等车期间遇到行人问路,Thomas抱歉地说了声不太清楚,行人转而向金发男孩询问。他将耳机向后推,挂在脖间,耐心细致地指路,精准到步行分钟。


这嗓音与他的容貌十分契合,温润平缓,在Thomas听起来具有穿透力,令他持续心醉神迷五秒钟(后来他再次唾弃一番自己的花痴行为)。


 


当然Thomas不是每次都这么走运。他也会因极小的时间差,遗憾错过金发男孩搭乘的公车。眼看这学期一溜烟走到尽头,Thomas不禁躁动不安,担忧以后再也无法遇见对方。


 


他应该主动打招呼吗?他想过了这么久,金发男孩应该也注意到这同路人的存在。不过男孩看起来不是那么好接近。


 


难道要他主动坐在金发男孩旁的位置和他攀谈?比如傻乎乎地边笑边说“最近总是碰到你,感觉我们应该是邻居,哈哈哈哈……”然后接不下去了,气氛会尴尬得让他恨不得有让时间倒流的超能力。


 


Thomas毕竟是个把天聊死小能手,他没法这样泰然处之,更别提顺其自然地搭讪了,糟糕点会被当成变态跟踪狂。


他的性格不如他外表那般阳光,事实上他也喜欢一人安静待着——尤其在这他不确定是否喜欢男孩的纠结情况下。


 


诸如此类的负面情绪将他搅得心神不宁,破坏他的长周末。


因此,周日晚间他破天荒地在餐桌上向父母询问遇见灵魂伴侣的感受。


 


“爱情发生在一瞬间,你与对方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同时会在心里大喊——就是他/她了!”


“这太荒谬了……毫无理由和根据的感情。都是化学反应搞的鬼。”Thomas皱眉,认为这其中有夸大成分。但结合自己的亲身体验……呃,爱确实是盲目不理智的,并且十分抽象难以解释。


“不过,亲爱的Tom,你为什么会问到这个?”


“好奇而已。”Thomas自然不愿将公车男孩的事坦白。思索片刻,他追问,“有没有可能只有一方察觉到?”


 


父母瞥了对方一眼,又看了看有点受伤和沮丧的Thomas,顿时了然。


“我想应该不会出现这么悲惨的情况。”Thomas的母亲不假思索地说,“亲爱的,何不尝试主动接近对方呢?或许对方是个羞涩的孩子,也在被动中等待。”


 


Thomas没意识到父母已看穿了他的小心思。他绞尽脑汁地回顾,不知公车男孩是否也与他如出一辙在暗中观察?在他不知情的时候?


 


 “你知道,由于我们并非一出生便能够被无形的力量牵引寻找灵魂伴侣,世上65%的人这辈子也遇不到真爱,另有15%虽找到伴侣却因各种原因分开。”她放软了声音,继续劝导,“若真能遇上灵魂伴侣那得是多幸运的事!”


“好吧。”


“Tom,总有一天你也能找到你的伴侣。别担心。”


“真希望你的固执能在这上面发挥作用。”父亲在他离开餐桌前冷不丁地说。


 


Thomas没有接话,尽量做出一副叫父母宽心的表情。


 


于是,Thomas接下来的研究主题不再是一见钟情而是有效的搭讪手法——直到期末考试前最后一堂微积分课结束(期间他一直坐立不安,思考许多乱七八糟的事儿,以至于课上对练习卷答案的讲解一字未抄),他知道自己不可以再拖延——这是最后的机会。


 


——是熟视无睹,还是赌一把?


 


Thomas在睹见那金色脑袋后才上车,他的手心冒汗(煎熬程度和等待进考场有一拼),走到后排时眼神灼热地盯着金发男孩,却又得时不时强迫自己转移视线,生怕对方蓦地转头与他四目相对。


 


「Thomas,聪明的男孩,动动你的脑筋。」


 


他一直在等待一个好的时机,便一直拖到转乘第二辆公车。


Thomas环顾一周,此刻车上只有零零星星五位乘客。他双眼一亮,想到了一个主意,经过一番短时间的挣扎后才决定付之于行动——他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在距离下站还有三分钟前镇定地走向金发男孩。


 


豁出去了!他想。


即便遭到拒绝或被当成怪人,也许这学期后再也碰不见对方。倒也不会再留遗憾。


 


“劳驾,我能借支笔吗?”Thomas朝对方露出一个苦恼的笑容,“我把笔盒丢在学校了。”


 


金发男孩惊愕地抬头,不免迟疑,却没有躲避。


他轻声嘟哝了句什么(大概是“Alright”),然后利索地从包里摸了一支油性笔。


 


“谢谢!”


Thomas立刻在一张有A4纸1/3大小的纸条上“刷刷”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又快速检查了一遍字迹,确认它清晰到连幼童都能正确辨别每个数字,然后有些别扭地将手伸到男孩面前。


 


“这是一张咖啡优惠券。”他在对方迷茫的注视下硬着头皮说完,“……你要吗?”


 


——首先Thomas要为自己澄清,手中的确实是星巴克优惠券,几乎每次见到金发男孩时他都捧着咖啡杯。而Thomas不过是在背面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


老天啊,希望这不算恶意篡改优惠券而导致无效。


 


男孩有些犹豫,但时间不容许Thomas再等待,他便将它塞进对方手中。然后急忙说了声“拜拜!”便害臊地转身跑下车。


Thomas比金发男孩早下两站,此刻脸上是任由命运处置的释怀表情,但他的心脏依然狂跳不止,明显被自己吓的。


 


——但愿他受到幸运女神的青睐。


 


哪知,Thomas下车往前走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的急促步伐,金发男孩在公车关门的前一刻决定跟上他,气喘吁吁地跑向Thomas。


 


“等等——你的名字是?”


 


“呃?”


形势发展大大出乎Thomas的预料。


什么也无法消除他此刻的紧张,先前对Teresa的告白与这场景简直不足一提。


 


“Thomas,我叫Thomas,很高兴认识你。”Thomas不禁语无伦次,嗓子就像冒了烟似的。


——还有他真的不是搭讪怪人。


 


“我也注意到你了。”金发男孩顿了顿,犹豫着是否该承认,“从一开始。”


“……”


“我始终不太敢相信,这样轻易又无征兆地遇到你……”


 


Thomas更加意外。他看清了对方略显严肃的正脸,并注意到脸上显而易见的变化——舒展的眉与微瞪的眼。本就深邃的大眼珠几乎要将Thomas吸进去。


 


“对了,我是Newt。”男孩——Newt,右手还攥着那张留有电话的优惠券,于是伸出左手。“你是否也感觉到了?”


“什么?”


“我是说,可能……我们是彼此的灵魂伴侣。”


 


刹那间,烟花在脑中齐齐璀璨绽放,Thomas只觉眼前一花,身体轻盈,负能量烟消云散,难以言喻的喜悦使唇角不受控制地上扬。Newt,受到他的感染,以微笑回应。


Thomas是个坚强乐观的大男孩,被喜悦冲晕头脑的同时却鼻头发酸。


 


“是的,我也感觉到了。”


 


他回握Newt的手,骨节分明、干燥、意外的温暖。


在肌肤相触的那一刻Thomas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股暖流在俩人的身体自由流淌,仿若他们是相通的。


他情不自禁地收紧微颤的五指,如获至宝。


 


——感谢上帝,他是那幸运的20%。


 








-他们的故事刚刚开始-


 




++


 


※ 码字时间比较赶,希望这篇不要太粗糙和ooc(´°̥̥̥̥̥̥̥̥ω°̥̥̥̥̥̥̥̥`)我只计划写3000字,结果变成~4500,如果给多点时间会变成5000+,实力话痨。


※ 一直很想写的公车梗(源自现实),这种搭讪方式有些奇怪不过真的遇到过。


※ BGM其实和爱情不太沾边,但每次听这首就会想到……选来选去还是决定放<Feeling Good>,曲调很浪漫。

下下个星期回来一定画完!
(头晕

狗毛在迷宫里面看TSN:

嗚嗚嗚我哪一天一定要見到他 這樣擁抱他(T_T)他太好了

转载自:番茄赛高

Reki21:

【如果水果有灵魂,会是什么样子呢?英国插画家Marija Tiurina将水果赋予了灵魂】转载自:灵感日报(网络)